主页 > 茶道知识 > 日本茶道的七个美学

日本茶道的七个美学

moyan 茶道知识 2020年09月10日

日本茶道文化不但有其精神实质“清敬和寂”,

也是有其与众不同的艺术美学属性:缺点、简素、枯槁、当然、幽玄、超凡脱俗、幽静。

缺点之美

日本茶道虽追求完美精神实质上的“一心”,但却提倡接受现实日常生活的有缺憾,赏析缺点。例如,茶艺中应用的盖碗,无论从造型设计到颜色等,经常可看到不平衡一致的瓷器品,有的上下不一样,有些是釉没足色,有的也是表层不光滑。也有茶室中的花入或挂轴等茶艺艺术品,进眼的经常并不是整齐划一的觉得,多是良莠不齐。这类含有缺点的美,却经常出现深层的风采。日本茶道觉得,缺点的美,是一种合数单一的美。就如中国书法艺术中的行草,笔走龙蛇间的狂草,在并不是正楷的忘乎所以中,独自一人有着一种看起来不齐整标准的奇美。

简素之美

简约质朴单纯性的美,是日本茶道文化的第二属性。日本茶道文化的基本元素之一,是禅学的“无”,因此,茶艺的简素,便是“无”的主要表现之一。例如,日本自古工程建筑中,神宫和茶室的工程建筑,尽管核心理念上面青睐简素之美,但神宫的简素和茶室的简素,确是同一定义下的二种简素。神宫的工程建筑是古朴、庄岩、蕴蓄,京都的桂离宫,东京的明冶神宫,选料上放巨木和齐整的大石头等;茶室的工程建筑,则是简易、朴实、静寂,选料上是因地制宜,粗木简瓦拼成,展现出一种摆脱于寺庙的世俗修身养性之心愿。这二种简素,都最能体现日本禅学的艺术美。茶庭中仅有常绿植物花草树木而无花草植物,茶室中的墙上装饰画,也多见墨笔画淡彩的青山绿水之作。尤其是茶室中的立柱或承重梁,看起来没什么精雕细琢,却有一种稚拙笨朴的素美,让人入目难以忘怀。进到茶庭和茶室,一望所闻,沒有绚丽仅有淡雅,这类简易的素美丽的最深处,蕴含着枯淡的清寂之美。

枯槁之美

没什么觉得的空缺澄澈,枯老中的孤傲,经历岁月沧桑的变化,不管怎样的衰老,在其中都拥有 无觉的默然之美。在茶室中,经常看到挂轴中的书法艺术或画,磨叽欠缺难分,或是年久斑剥的茶盒等,尽管一目所闻,有一种枯槁之状,但却让人感受一种枯中沉定的能量,表面已不强劲,本质却雄气的刚健厚实之美。

大自然的美

無心,无念,潜意识。无论是茶师或茶人,在茶室中,对望深礼一敬时,相互流露出来的良好的心态,为大自然的美。自古日本茶道文化中,视人为因素矫情的个人行为不美观。因此,从茶看到茶人的行为,皆追求完美当然情况。例如,应用的盖碗不需名匠之作,不需绮丽釉彩。最好的茶碗,便是当然烧造的粗陶。这和当代的一些说白了茶艺新风系统彻底不一样。有意的极致,并不是美,当然無心的美,才算是惟美。

幽玄之美

中国的古诗句有:庭院深深深些许,这和日本茶道倡导的幽玄之美,拥有 同样的诗意。幽玄之古美,是一种无尽深幽的地方的无尽诗意之美。例如,在昏暗茶室中,简易的目光和默然的意会,有一种心照不宣的深幽玄美。这类修真的委婉之美,在茶艺文化中做到完美。留白艺术处的空阔诗意,是一种主动自悟的韶美,是一种非平时夺目明灿的深幽玄阔之美。幽玄,并不是昏暗沉寂之氛围,只是恬静中的寂落之美。

超凡脱俗之美

迈入茶庭,踏过碎青石板路,进到茶室就座,这一全过程,是一种短暂性地摆脱尘世世俗的全身心之境。学会放下尘念,杜绝喧嚣,进到神净心宁的处境,它是日本茶道文化的一种全身心超凡脱俗之美。日本茶庭的露地栽培“青石板路”,不仅是一条短短途径,只是一种大量寓意上的重归心身真实自我的回家之路。进到茶室前的净化水洗手消毒等姿势,也是一种净心脱尘之举。茶艺追求完美的超凡脱俗之美,并不是简易地摆脱凡俗尘世,不食烟火人间,只是让疲惫的心身得到短暂性的清洁,再以清爽的“我”返回平时世俗中向前。说白了的超凡脱俗,并不是现象的脱离实际的存活标准,只是让人在真正日常生活,当然顺畅地融进世间。利休高手提倡的“心里一尺自悟”,就是对超凡脱俗最世故的阐释。大家若能心里有道,心中有规地走动尘路,便不容易迷途真实自我,会走得更无拘无束。例如在茶席中聚会活动的刚开始前或完毕后,忌讳侃侃而谈地显摆財富和摆布大学问之谈。无论是茶师還是茶人,茶前茶后的沟通交流,大多数是轻语温句的乐趣之事。超凡脱俗,就是俗人在此一时,求取此一刻的清静俗念之愿。

幽静之美

稳重、清静、平静,应对平时中的“我”内本省悟,也是日本茶道文化的原素之一。茶艺的刚开始和完后,常常全是在一种默然的幽静中展落。从茶师到茶人到茶器到挂轴到山茶花,均以静为旨,以求取悟淡中认知雅美,静中品位动美。窗前的风声雨声鸟声,房间内的水滚沸翻转声和茶师手上竹刷的轻动做声,众静皆一动全过程中的寂美,是尘世俗人在平时中忘知忘觉的艺术美,而在日本茶道中,静寂之美,却十分关键。

总的来说由此可见,日本茶道文化的多种属性,组成了茶艺文化饱经长盛不衰的活力。也更是由于这种属性特性,造就了茶艺文化的精神实质——清敬和寂。因而可以说,无论缺乏哪一个属性,都不可以称之为真实的日本茶道文化。禅学的“无”根据平时的“茶”,问世了与众不同的日本茶道文化。佛法中的“无”根据茶人与茶人的本质醒悟而反映出实际的“道”。日本茶道文化中的“无”,并不是裂缝的“无”,更并不是只是用于欣赏的“无”,只是一种自主创新的“无”。“无”中生“有”,“有”中而“无”。例如自古的日本茶友,在采用陶瓷器时,也会采用国外或一般陶师之著作。这最能体现说白了的幸福,是在众多目前中发觉,在无中自主创新。由于茶艺的“无”是一种不会受到束缚的随意,也更是由于这类随意,能够 激起美丽的发觉和自主创新。可以说,中文的“胡编乱造”一词,被日本茶道文化展现出新的诗意。

以小编很多年客居日本日常生活的数次茶艺感受体会,深觉日本茶道文化,不仅是茶席之乐,也不单单是杜绝生活起居的茶事。只是融进世俗的世间平时道,让人生经常在其“无”的反省中领悟,展现自主创新提升的美。“无”是本质、自悟、内觉、内悟的真实自我重归和真实自我自主创新,是人的本性一切洗心革面的精神实质起点,也是日本茶道文化的神髓。俗人根据茶而知“无”,因知“无”而覺醒,由于覺醒而悟世间道。

在“茶”中悟“禅”,在“禅”中觉“无”,在“无”中生“有”。它是日本茶道文化的压根,也是尘世俗人重归真实自我的涅槃。

标签: 日本茶道   茶艺   茶室   幽玄   简素